Day.53

    10月1号坐的K5硬座从西安到成都。不得不说这是我坐过最空的一次长途列车,入夜起我就独占两联座,旁边的运气更好,两个人占了两排三联座,看来黄金周一票难求是假象而已嘛,我的观点就是:票,只要愿刷,总会有的。 

    上车与隔壁的小男生攀谈,可人家似乎兴趣不大,宁愿看窗外的风景或者手机。好在我满足于自己的表现,至少从以前的一话不发,除非别人问起到现在做起谈话中“老道、主动”者。或许谈吐该再风趣些,就像friends中的老友们那般,但我还是认为谈话始终是两个人的事,如果一方迟迟不join in,那么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抑或话题该更迎合对方的兴趣些,但这又有何必要。

    16个小时的硬座可谓白驹过隙,我只是发了个呆就到成都了,接着直奔新南门车站。要吐槽的是早上5点多从北站打车去新南门要40,我还是选择了等地铁。大猩猩说新南门就是当年坐车去峨眉的那个站,这让我倍感亲切。选择了坐班车就等于选择了按部就班,预定、check in,选择坐班车的大概也都不是那些资深的、狂热的人士。我自己也是一样,受到时间、金钱等等限制,对于徒搭,I'm not ready. 

    大巴上午10点发车,晚上9点达到康定;第二天早上6点康定出发,晚上6点抵达稻城。一路上大家相互认识、交流攻略、玩谁是卧底、举着手机拍风景,不亦乐乎。我也认识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广东朋友大凤,以后粤语问题有着落了。我本身容易晕车,从成都出发两个小时就吐了一次,话说都做好了全程吐个十次八次的心理准备,结果却是绝无仅有,让我很有成就感,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不会坐车了。随着汽车一路向西,天空也变得越来越纯净,或许人们有一天该忘记了这才是世界本来的样子。 在雅安,我们俯瞰震后新城,风景渐渐开始冲击视觉;在泸定,我们穿行于峡谷间,高山瀑布屡见不鲜,汹涌的大渡河就在崖下,几座铁索桥横跨其上,还因绕道在一条蜿蜒泥路上与一辆圆通送货车擦肩而过,众人皆呼敬业;在康定,只是想想溜溜跑马山和热情的康巴汉子,便对此行难得的一次大堵车没了脾气;在新都桥,虽然没赶上神奇的光影,但看看眼前的蓝天白云、草甸山、开始变黄的青杨林、因为倒映呈现蓝色的溪水、色彩艳丽的藏寨、与世无争的牦牛,随便几个元素的搭配都是一副美丽的油画,因此相信这儿是不愧对摄影家天堂的称号的;在理塘,我们呼吸含氧量仅为内陆一半的空气,饱览林场与高山草甸的完美结合,感受世界高城的气势;还有那些天我们翻越的折多山、剪子湾山、高尔寺山……,不经意便出现在眼前的不知名雪山,盘桓的天路十八弯、路上见到的川藏线骑行斗士以及他们写在路标上的调侃话语和每家每户都种植、颜色各异,却无一不生长旺盛的大丽菊。正是所有的这些,支撑着我们早已被震荡得有些晕眩的肺腑直到最后。

    不知是否出于对目的地的好感,总觉得到了稻城县境内以后,窗外的风景又是一次质的提升。不同于之前一味的艳阳高照或者风霜雨雪,这段路给了我一种进入万花筒的感觉。大巴车的雨刷做着周期运动,极目远眺处却是蓝得有些发紫的天空,带着耀眼的光芒。路边大片大片的格桑花,红的白的,风中摇曳,偶尔一小片红草地点缀在半绿不黄的草原上。傍晚时分傍河边的村寨,夕阳下的山丘光影斑驳,新都桥也不过如此吧。还没说那海子山,相传是青藏高原最大的古冰体遗迹,洪荒沧桑之美,真实地记录了青藏高原从海底隆起到成为世界屋脊的过程。更别提郭子老板跟我讲的上海子山拍照常碰见野狼的经历,加上自己其实并没有上山,只是坐车经过,使得这个地方对我的诱惑不能再大了。

    到站后,我打点好住宿,放下行李便拎上相机和脚架出门了,一心只想把握光线,拍点美美的夕阳。虽然没能及时找到好的前景拍摄日落,但是凭借日落后一段时间的优秀光线和稻城白塔的上镜,还是收获了一组满意的照片。

 

评论
热度(1)
Top

© 香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