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冬天的图文,补发在这里。

       坐落有苏博和拙政园的东北街虽说不能形容为现代,但直到跨进平江路北侧那道小门才会真的感慨:这就是姑苏。
       漫步于泛黄的小街,听见婴儿啼哭,便想起以前学过的课文《口技》里的描述。女人骑着电瓶车由远及近,停下与老大爷说着我听不懂的话,老大爷不紧不慢,手指前方,大概是在给女人指路,罢了女人按了三两下车铃,在并不平坦的石板路上“蹦蹦”而去。远处不知道是不是昆曲氤氲,身边经过两位七旬老太,我也会故意侧耳,“偷听”她们低声地边走边聊。
       继续前行,街道时而收缩,仅剩两个脚踏车道,时而豁然开朗,一些精明的商家沿岸摆下茶座,好让游人品位品位这小桥流水人家。沿途,有脚踏车不停地拨铃催促眼前慢悠悠的行人;有脚步拖沓的大伯边走边和路边苏绣店的老板娘扯谈;有年轻姑娘指着墙上灯光微弱的花窗,扭过头娇滴滴地让他给她拍照;有大婶和她儿子忙活着把那种老式木板门一块一块地拼上准备打烊,两个人圆鼓鼓的脸和身子,好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走进熟悉的奶茶店,平江路上的“猫空”与其他地方的一样,温暖的灯光,漂亮的明信片墙和空气里自带的茶香,还有即使因为名气也好,其他铺子大多冷清也无妨的若市门庭。侥幸在二楼找到个喜欢的角落坐下,喝着刚才点的鸳鸯,书写在南京买的卡片。
       一杯奶茶的时间或许有让我躁动的内心更趋平静一点点,但仍需继续辅以来自河水来自石板街来自漆黑小弄的寒风。只可惜,我还没想好结尾,余光瞥见“平江路历史街区”的告示牌,然后一辆公交车隆隆地一驶而过。

评论
热度(4)
Top

© 香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