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看书少,加上上一本看的是红楼,看完这本国语系同学眼中的“中国近代最好小说”竟有些难以言状。白鹿原描述的是关中白鹿原地区农民从清末到解放这段时间内的故事,作者叙事笔法自然,以插叙倒叙方法脉络清晰地描述了各色人物主线。人物性格个个鲜明,虽没有像《活着》情节的那种“巧合感”、“形式感”,却也觉得故事生动有趣,只是没有一个人物让笔者觉得特别喜欢(也许小说不一定要塑造让人喜欢的角色),似乎人人都有黑暗、令人讨厌的一面。不过这也恰恰增添了人物的真实感,比那些一味塑造完美男主形象(其实在我看来并不怎么样)的少女文学耐人寻味得多。最后,只怪自己太low,真的不知道作者试图表达什么,容我去看看别人的书评。

以下转自豆瓣的《<白鹿原>与<百年孤独>借鉴对比》,作者陌知,写的很好,道出了我非常赞同却自己不能道明的

 几点很明显的借鉴 
   
  1、无处不在的时空插叙和倒叙 
  这点不用说了。“许多年之后,面对行刑队,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回想起,他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这句模式已经被众多中国作家用得很娴熟了。《白鹿原》里也很明显。 
   
  2、同一家族,两种命运 
  《白鹿原》里是白鹿二家。白家是仁义行事,绝不低头,以德报怨;鹿家则是大难当前,能忍则忍,过后报仇。《百年孤独》中以奥雷里亚诺命名的子孙沉稳,以何塞命名的子孙鲁莽(第四代双胞胎错反)。有意思的是,白嘉轩和奥雷里亚诺上校一样德高望重且不喜欢凑热闹;鹿子霖的荒淫好色与第二代何塞如出一辙;鹿子霖在国民革命期间始终是乡约和保长,而第三代阿卡蒂奥恰好也在革命时期担任村上的军政长官。 
   
  3、白鹿原和马孔多 
  以叙述一块土地的史诗为全书目的。《白鹿原》叙述了19世纪末到20世纪中期约半个世纪的历史;《百年孤独》叙述了整个19世纪的历史,二者都是以一个特定地点的变迁为主线,各自反映了整个中华大地和拉美大地的历史。 
   
  4、朱先生和吉普赛人 
  朱先生和吉普赛人梅尔基亚德斯基本上是同一形象。(1)预言能力,活着的时候说出来,死了以后记在著作里。(2)智慧领袖形象,一个是中国农村的大儒圣人,一个是给封闭的拉美带来光明前程的发明家探险家。(3)白鹿二人喜欢向朱先生请教,何塞和奥雷里亚诺也同样喜欢向吉普赛人请教。朱先生对两家的性格命运一清二楚,如同吉普赛人对布恩迪亚家族的性格命运了如指掌。 
   
  5、仙草和乌苏拉 
  乌苏拉的形象在《白鹿原》里应该以仙草为准,勤勤恳恳,操持家业。另一方面,仙草的形象并不如乌苏拉丰富厚重。个人认为这是因为陈忠实依据中国传统对乌苏拉的形象进行了分割:把握大局的一部分给了白嘉轩,因为他是族长;长寿顽固和抚养子孙给了白赵氏,也是作为白嘉轩的母亲形象;淡化了一些媳妇形象,把她们作为维持家业的集体动力,不像《百年孤独》中对每个女子都单独刻画一遍。 
   
  6、自然灾害 
  白鹿原的旱灾犹如马孔多的雨灾,宛如迷狂幻想。在自然灾害的描写中,魔幻主义风格表现的淋漓尽致。不过,旱灾停止时白鹿原人们的狂欢,与雨灾停止时马孔多的冷清,这点并不一致。这与剧情着眼点有关,此处不探究。 
   
  《白鹿原》的几个亮点 
   
  1、女性形象 
  如果说陈忠实笔下的男性形象因为身负国仇家恨,在战争年代的性格行为与《百年孤独》略有相似的话,女性形象则完完全全是本土的气息。小娥和白灵的形象贯通全本,完整而突出。书中开头以传奇的风格叙述了白嘉轩的六个死掉的老婆形态各异,前半部突出了仙草以及母亲形象,后半部中白孝文发妻(活活饿死),小翠(大拇指芒儿的初恋)、鹿子霖大媳妇(鹿兆鹏发妻,冷先生女儿)、玉凤(黑娃继娶),鹿贺氏(鹿子霖妻),每一个都给人留下深刻而独特的印象。 
   
  《百年孤独》中乌苏拉、蕾贝卡、阿玛兰塔、雷梅迪奥斯、费尔南达、雷玛塔、阿玛伦塔也都性格各异,令人印象深刻。 
   
  不同的是《百年孤独》中叙述的女性主要都是布恩迪亚家族本支,外人只有吉普赛女人皮拉尔•特内拉和佩特娜•柯特(双胞胎奥雷里亚诺的情妇),而《白鹿原》中主要叙述的女性形象都是白鹿两家的媳妇。原因是布恩迪亚家族的命运都是侄子和姑妈私通,所以女性总是即是女儿又是情人又是母亲。而有意思的是,《白鹿原》中,小娥的形象达到了这样的复杂性,除了她本人出身不是白鹿村人。黑娃跟白孝文是兄弟关系又是主仆关系,黑娃白孝文与鹿子霖又是叔侄关系,因此小娥便打破了弟媳(与丈夫兄弟)、仆媳(与主家长子)、侄媳(与叔叔)几种家庭角色与情人的界限。这种设定恰好帮助成就了小娥这一最丰满形象。
   
  思考这种家庭形象的合一,可以理解为什么布恩迪亚家庭的女性一开始总是执着追求自己的幸福,最后却摆脱不了乱伦的命运。而白鹿原上的女性却往往总是因丈夫的叛离或抛弃而丧命,鲜有独立争取幸福的例子。并不是说这些传统形象不深刻,而是我们往往不抬高传统文化所操纵的形象,因为她们并不属于白鹿原在新时期变迁的一部分,她们从某种意义上说,只是男人们的附属品和牺牲品,是旧时代最顽固最糟粕的沉底渣滓。唯有小娥和白灵,则成为了变迁的动力和象征之一。 
   
  从这种角度上来说,布恩迪亚家族的女性更为引人注目,是因为原因和结果都属于她们自己。而白鹿原上的女性却总是外因和外果而毁灭,失去了个体性。连白嘉轩也认为不孝子的出现都是因为红颜祸水,执意要给白孝义选个好媳妇,选来了媳妇却不生娃,他第一反应是休了媳妇。而讽刺的是不生娃的原因出自儿子,他便偷偷让兔娃给媳妇怀上了,但是怀上了以后,白母白赵氏却对孙媳妇越看越不顺眼,只是因为她给别的男人失了身。在这件事情中,孝义媳妇从头到尾都没有主动性,她是以一个最好的媳妇身份进白家,却因丈夫的缘故失节失宠,成为不干不净不吉利的最差的媳妇。可见旧社会女性的悲哀。 
   
  2、瘟疫 
  白鹿原上瘟疫那场戏相当奇特。死人的顺序也有所设计。而整场瘟疫使小娥成为了书中最突出的形象。 
   
  3、黑娃 
  黑娃先闹农协,后进游击队,又当土匪,招安国民党军队,又起义从了共产党,最后被白孝文以杀共罪名陷害枪决。他早先意气风发,对小娥一往情深,断绝父子关系,被族人放逐,最后归顺朱先生,又回乡祭祖。这一连串沧海桑田、敌我互换的复杂经历实为本书中相当精彩的重要部分。 
   
  4、政治叙述和战争叙述 
  对于白鹿仓以及白鹿原之外的县城、西安城、山里的叙述主要都是政治战争的地上地下党行动。陈忠实基本上是忠于人物自身的发展,没有明显的意识形态化。复杂的政治叙述使得白鹿原的风风雨雨真正成为了中国大地的风风雨雨。 

几个不能说是缺陷的遗憾 
   
  1、冷先生 
  冷先生的形象其实是书中最不真实的形象,如果说是从朱先生形象拆解出来的性格,那么就过于单薄。而且作家对冷先生心理描写是最少的,因此这个人就显得过于功能化了。 
  朱先生这个形象其实也是功能化的人物,但真实感很强,因为他其实是“圣人”的儒家传统在中国农村社会的实体化形象。个人觉得冷先生的作用就有点不明不白,难道就是为了强调一下中医? 
  况且,一部故事里有两个先知,有点多余了。 
   
  2、鹿三 
  另一个疑似功能化人物。一位传统观念的严父和长工,可能身上具备的象征意义更多一点。就像《百年孤独》里的美女雷梅迪奥斯。鹿三在被小娥附身以后就失了魂,这让人感到这种象征意味是鹿三和小娥共同完成的,或者说鹿三和小娥就是同一人。鹿三杀死了小娥,小娥在他身上延续生命,鹿三的死和雷梅迪奥斯裹着床单升天一样富有寓意。 
   
  3、政治叙述和战争叙述 
  政治叙述和战争叙述是本书摆不掉的部分。这些宏大叙述可以帮助白鹿原的故事映射中国,但是同时也弱化了白鹿家族的内线,使得整个故事庞大糅杂,重要人物的刻画被喧宾夺主而减少。白孝文和鹿兆鹏的情节要比白孝武和鹿兆海重的多,两个二儿子都被作者放到远方参军或经商来避开叙述,但鹿兆鹏也出现了这种情况,这实在是失误。鹿兆鹏的形象远不如白孝文丰满,就是因为人物单线出现了断裂,交给了革命宏大叙事,个人被集体淹没,形象就容易模糊掉。 
   
  另外还有白孝义和兔娃的草草结束与本书前半部的精致毫不相称。相反,后半部刻画了很多活动在关中的国共两党将领官员,一方面喧宾夺主,一方面也很有特色。但是总的来说,由于意识形态的固定性,这些官职故事与白鹿二家的家族史相对,脱离了本书的魔幻色彩和个人的性格命运。读者可以清楚发现,将领官员的形象远不如土匪芒儿夺人眼球。

评论(2)
热度(2)
Top

© 香蒲 | Powered by LOFTER